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社會學家「不是」什麼?讀Peter L .Berger在《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中澄清了一些社會學家的意象,再一次的定義了社會學家。
「生物知識可用於治療疾病,也可用於殺人。」社會知識,就像生物知識一樣,(社會學家) 的職責是儘可能精確地報告某一領域社會的狀況,是一種「嘗試去了解」的努力。社會學家對於人類團體連帶本質的了解,極權政府與民主政府都可以拿來應用。(p.14-15)




社會學並非社會工作的理論,並非勸人「奮發向上」教化社區的人;我早已熟知這件事情,但卻為下一句話而心驚了一下:「把社會學家看成社會改革者就如同把他看成社會工作者一樣,都是錯誤的看法」(p.15)或許是因為我總是太習慣於「理解」→「帶來力量改變」這樣的模式;或是認為社會學滿腔熱血,和改革者的形象難以區分吧!熱情才讓人投入學問之中沒錯,但投入之後,要怎樣處理熱情是一大重點。

ps.社會改革者這個意象來自孔德,他認為社會學是進步的學問。value free 來自於Max Weber的論述。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滿詳盡的,台北市親山步道主題網:http://139.223.131.36/gowalking/ 
因為N媽媽說要去陽明山,我找了找陽明山有什麼可以走的,就看到了「天母古道」,於是出發去。
不過親山主題網的登山指引有點奇怪,因為我們發現應該也可以到「石牌」站,再轉公車......總之,就是要到「天母」站,下車地點的對面就是這個招牌。來台北幾年了,這卻是我第一次到天母!經過了熱鬧的商圈下站,走在街上,地磚都滲透著高級住宅區的氣氛。還有人家種了好大的南洋杉,就在房子旁耶!
走約十分鐘可達步道入口。



這個方向去走步道的話,一路都是上坡,後半段是平路。很好走,指標很清楚。
往上走會到文化大學,那裡就有很多商店,我們在那邊解決午餐逛逛文大之後,決定要往「豐聖老店」前進。豐盛老店是雜誌上介紹的饅頭店,據說陽明山的許多饅頭都是向她們批發的。這裡就強了,我們從仰德大道轉菁山路,沿著公車303號的路線走,走了約三個小時,真的給我們走到了。其實不很累,但熱,加上公路其實不好走,跟車子太靠近的感覺彆扭的要命。我幻想台灣的許多公路,如果有可給人走的地方,應該會有更多的背包客吧!
公車303號的路線大多是半山路,沿途也看到許多人開車上來喝咖啡,除此之外,那條路上沒有看到指標指出什麼景點。經過了「國際電台」,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大耳朵,覺得頗新奇。


最後終於走到了豐勝老店,夕陽快要下山,肚子稍微有點餓,一籠小饅頭白白胖胖的出現了。


又繼續走。走到可以坐車的地方,叫做和平里。和平里車牌不遠處,有一個坪頂古道的入口,想當然耳,我又要用一句「下次再來」畫下句點了。
http://www.pixnet.net/photo/samsaratata/61266630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04 Sat 2007 22:20
  • 鳳梨

「我從小學就沒有再吃過鳳梨了」我總是這樣「炫耀」。對於印象中會「咬人」的鳳梨,不管別人怎麼說「真的啦,現在的鳳梨不會咬人了,你吃吃看!」我就是不要。沒有第二句話,堅持不吃。多年以來,鳳梨就這樣被我排除在食物選單之外。這麼多年的無味 / 謂堅持,沒想到因為一次意外的品嚐而悔不當初。

「去買鳳梨吧!」鳳梨纖維、水分都多,是我最愛水果的兩種元素。賣鳳梨的貨車也因此進入我的視線範圍,現在憑印象就能記起,新生南路那邊有一車、後門和平東路那邊有一車......從前是停在那邊的物體,現在則是令人微笑的水果車。前幾天去買了在三義吃過,大呼好吃的牛奶鳳梨,沒想到比平常買到的鳳梨貴了兩倍呢。


去買牛奶鳳梨時我呆呆的站著看老闆削鳳梨,水果店牆上的電視正上演好萊塢。「削鳳梨是一種技術」我自言自語的感嘆。曾經在我們家附近的菜市場跟媽媽去買鳳梨,老闆削鳳梨的手法那麼俐落,我只能驚訝的目瞪口呆。那其實就是一場表演。

在一個鄉下的菜市場的下午,被一場削鳳梨的表演感動。

我喜歡這樣的表演。有時也去買顆鳳梨,專心看削鳳梨吧!實在是精采的表演,演完又能帶回家吃,非常平凡,非常痛快。由此我想到想要裝飾房間的自己。想要在桌上放個大盤子,裝水或綠葉,自以為有禪意可以靜心之類的。後來才告訴自己,平常不是就要買水果嗎?水果的造型、水果的存在,人們怎麼種它,它怎麼被運到市場上...不就是一種神奇一種值得專心觀賞的事嗎?為什麼要被拿來吃的東西就沒有美感價值呢?還想要買裝飾品,不禁拍拍腦袋,感覺自己的迂腐了。

我想到,《紅樓夢》裡面賈寶玉在祭晴雯時這樣想著「古人有云:橫污行潦,萍蘩蘊藻之賤,可以修王公、薦鬼神。」原不在物之貴賤,全在心之誠敬而已」。

牛奶鳳梨之介紹:http://www.coa.gov.tw/view.php?catid=8281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法鼓山三義的教育中心參加營隊。整間都沒有冷氣,但若有才奇怪,「心靜自然涼」就無處實踐了。雖說我心也不特別靜,但其實那裏是很涼的,可能與屋子的建築或位在半山坡上有關吧,晚上還有絲絲的涼意呢。

營隊開頭的內容,我很不喜歡,覺得都是一些聽過的道理,好像在教小孩子一樣?生死的哲學,做事的道理,珍惜生命......這些事情,我已經看過太多。我需要更深沉的道理,才能將我腦裡有關的東西打通,否則這些東西就像是糖霜一樣,太輕易,太膚淺了。
我並不是說這個東西膚淺,而是「知與行」之間的鴻溝確實存在。如果知道什麼就能做什麼,那麼為什麼我已經聽過了這些東西,還是沒能夠很好的活呢?答案一是我沒有「行」的技術法門,而這個東西並不是向外求的智慧,也不是能聽來的,所以再告訴我一樣的道理,我還是不知道如何將她們放在我的身體裡。答案二,則是我知道的不夠多,也就是我一開始感覺的,「向外求」的知識仍然不夠!所以我才想要聽更難、更複雜的道理。

但,我在後悔中看見了自己的懊悔,是自找麻煩。既來之,則安之。我既然沒有足夠的智慧看透營隊不是我想要的,而來報名參加,那我為何要以痛苦的心態渡過這幾天呢?法師在某天說「煩惱是會累積的,一天不整理就會越累積越多」(這是為什麼要有時間反省自己),那是因為人總以為時間是連續的,現在的我,是接續從前的我來的。但「每一秒都是新生都是不一樣的」,這是無常的道理。

我之所以會痛苦,不就是因為我懷抱著從前的自己嗎?我用了太多的知識、太多的質疑--其實也就是用從前自己學到的東西,去檢視這些聽到的道理,才會覺得「這些都學過了」。這時候我才懺悔,我不能放鬆,不能享受,只是因為我還太過於幼稚,心裡太好強而已。


知識很好,但我沒有智慧使用它,卻讓它常常讓我對信仰質疑,不管是基督教,或是佛教。

透過知識能否增長智慧?或許,但會比直接領悟智慧快嗎?我不知道。這兩個東西連接的地方在哪?暫不談論這個了,說說四月雪步道吧!有一天早晨的早禪就是去走步道。而從神雕村 (前一天所住的民宿 )走下來時,我看到了一個四月雪步道,很懊悔沒有去走,來到營隊,一聽說要走步道,以為是那個,高興的要命。「還好你沒去走」P說。
這是四月雪步道入口。

後來並沒有去那裡,走公路,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原來是慈濟茶園!」走上去是慈濟茶園,也就是上上張照片。沒能走到四月雪,卻走了慈濟茶園也很開心,茶園很大,還有一片林子可以休息,好像有許多人在那邊運動呢!「加油加油快到囉!」沿路的老人這樣跟我們說,我看見法師赤足行走。


從步道下來之後,由於人多的緣故,倉促行走。到出口,發現自己就在四月雪步道的入口!

一開始以為要走,開心;到沒有走四月雪,走慈濟茶園,覺得也不錯;及至出來,發現原來就是從四月雪步道的另外一邊來而已,是驚訝欣喜!

出口入口同一處,因緣則是不可預知的迷宮,同一條步道而已,我卻經歷了這麼多心情的轉折。這個步道的體驗,或許也是修行的一課。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