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師說:這是一篇結合LIS之中,information seeking behavior書目計量學兩個領域的文章。其中運用了文獻分布集中在少數期刊這件事情(即bradford's law)來講資訊搜尋行為之不同。

某學科的核心資訊會集中在中間的那圈,所以只要用瀏覽的方式,一個一個慢慢看也行,就可以找到想要的東西;第二圈用search的方式,在已知學科有某些分類、結構的前提之下,進行索引、摘要等的搜尋;最後是linking,也就是看完別人寫的東西後面,所引用的「別人的文章」,這樣一個連一個就可以連好遠喔。

"The Bradford data thus tell us that desired material is neither perfectly concentrated in one place, as we might hope, nor is it completely randomly distributed either, as we might fear" 文章中這樣寫到,並生動的以聚落來比擬學科:一開始像小鎮,你根本無須地圖、電話簿,一切都長在嘴巴上;後來漸漸擴大,這些名冊、紀錄與供人找尋的工具也因而增加,就像書一多就出現目錄一樣。

文章中提到librarian和一般的學者使用的搜尋方式較為不同,我於是問這件事情代表什麼意義呢?如果圖書館做出來的目錄不受學術社群歡迎,那整理資訊的目的何在?是說應該彼此了解,兩個社群的工具並不一樣,必須促進交流嗎?

我沒有得到這問題我能理解的答案,不過老師倒是說了一個我覺得不錯的比喻,就是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因為第一圈和第三圈內的搜尋行為比較經濟,第二圈則是比較費力的,就好像我們一般人談戀愛找男女朋友,要嘛就是從自己身邊的對象下手(browsing),或者就是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network,network of network...(linking),很少會有去找適合條件去搜尋的。這還滿make sense的呢。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先做的一點點整理,其中有許多觀點是來自於台大中文系的歐麗娟老師,我在大二時修了她個課,她是個熱情而且愛護動物(XD 她常在上課說狗狗貓貓的事情)的老師,讓我印象深刻。因為沒有真正引用到她的論文什麼的,因此沒有引用文獻,但我想這很重要,還是在這裡先說明我文章內容的智慧來源。喔,還有另外一部分是來自於余英時的《紅樓夢的兩個世界》,讓我直呼「大師果真不同凡響」的一本書。

在一至四十回中,紅樓夢的重要人物、佈景幾乎已經全部抵定。
 
紅樓夢中的人物造型是為人所津津樂道的,要理解這些人物也需要極為細緻的分析,例如其對話方式、性格、象徵、甚至與詩詞之間的映照關係等,但在此,我想先暫時忽略這些重要卡司,提出可以概略理解這個部份(或整本書)的大綱。
 
我認為,在一至四十回中,已經出現了某些佈景或人物,可以作為貫串整本小說的重要設定,分別是:一、「太虛幻境」(第一回);二、大觀園(十六回);三、劉姥姥(第六回)。在『太虛幻境』的坊聯上,有句有名的話:「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這提示了我們小說的本質固然反映時代,但作者的想像與創造力也同樣不能忽視,小說的歷史「真實」和藝術「真實」同等重要。由於許多研究者將紅樓夢一書視為曹雪芹的家世傳記,余英時在《紅樓夢的兩個世界》中寫道:「即紅樓夢在普通讀者的心腹中誠然不折不扣地是一部小說,然而在百餘年紅學研究的主流裡卻從來沒有真正取得小說的地位。相反的,它一直是被當作一個歷史文件來處理的。」如果說,紅樓夢相關的歷史考據反映了當時作者所楚的世界,那麼,作者的創造出的虛構世界要從作品的何處去尋找呢?答案就紅樓夢中的「大觀園」。
 
太虛幻境提示了我們閱讀紅樓夢的方法,而「大觀園」則是作者理想世界的表達。大觀園象徵著人間的富貴與快樂,更代表了詩與美的淨土,是作者純粹靈魂之結晶。但這個大觀園、或說我們所謂的「理想」,是無法獨立自存的。譬如說,作者讓一切有關肉慾、物質的、現實的種種被大觀園隔離,但大觀園卻在象徵低下與骯髒的會芳園舊址立碁;又譬如說,若沒有賈寶玉所說的『祿蠹』們的經濟支持,姐妹的詩社(象徵美與精神)又何以出現?如此,物質的與精神的、現實的與藝術等等對立的概念相生相成,像一個太極圖案,彼此支撐、也無法分割。在小紅樓夢中也會陸續處理類似的主題:人是一種肉身的存在,有生物的本能與欲望、卻也有夢想與超脫的能力…現實和理想的衝突該如何面對?或說如何接受這是一體的兩面?大觀園這個佈景的開始、上演與落幕,可以逐漸讓我們回答這個問題。
 
至於在此唯一提到的人物--劉姥姥呢?她在第六回就出現,並且三次進出大觀園,絕非是一段娛樂的插曲,作者賦予其很大的重要性。正如上述所說的,理想無法脫離現實而存,劉姥姥象徵的就是人肉體、物質的一面,這給在某種層面說來虛弱蒼白的大觀園帶來活力。大觀園在落敗之後,許多人也必須依靠劉姥姥的解救,也就是說,辛苦建造的人間樂園,終究要回歸到鄉野民間;想像世界故事的樓台,必須要在那些無法辨認臉孔的常民生活中,有機會被再次搭建,才有再續與恆久的可能。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Sep 14 Fri 2007 21:57
  • 我們

你是我的姐妹,也是兄弟;
妳是美的,也告訴我什麼叫美,
而我們已經那麼堅毅,走過那界線猖狂的年代。

那個時候我們以一生的時間
購買存放自身的洞穴;
我們支解彼此、貼上合作生產的標籤、分類擠入
小小的屍塊有了去處,快樂的在陰濕的縫中滲出瀝青般的眼淚。

而現在我們已經沒有快樂、於是沒有悲傷。
沒有魚,鉤子兀自轉圈
快速且暈眩,來不及眨眼。

半夜的時候我們躺著睡覺,
誰唱著一首歌,說天空就是我們的衣服。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以為天氣和愛情一點關係也沒有嗎?聽說在夏天,情人比較容易分手。譬如說:A想牽B的手。B:「不要碰我的手,好熱。」

現在,我們將面臨持續的夏天。當小學生們都在談全球暖化,北極熊沒有家可能死掉時,A和B在夜晚的床上躺平,「好久沒做了。」某人會抱怨。沒有冷氣的房子裡,散發一股鬱悶與令人發火的熱氣。「太熱啦。做完就滿身大汗。」柔情蜜意與動人誓言,就如同那溶化的冰塊,變成大水淹沒愛情帝國。

不會有下一代了,因為我們懷抱著末世的心情,這是「愛妳到世界末日」真的會發生的時刻。誰說愛情能渡過種種考驗?社會亂象叢生、地球危機四伏,活著沒有保障、也沒有未來。一切都將淹沒。

愛情與地球同步邁進,走一步算一步,蹣跚前往自己為自己預備的墓堆。

中國時報2007/08/05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某天早上天氣陰,灰色,暗色並且露出腥紅。
i awake to find no peace of mind

走在城市裡,建築是沒有溫度的幾何或立體硬塊。
陰影在每個角落飄動,疑心的只露出一角。
水溝邊緣的青苔快要上岸。
well we’re all fugitives
look at the way we live

我在一個孤單的床上孤單的失眠。閉上眼睛,專心聽著被蠶食者的尖叫。
down hear where i cannot sleep from fear, no
我知道我在這裡下一秒有可能就不在。

快逃。我想逃。
有個溫暖安全,圓形的地方。那裡不會有尖角刺傷我,駭人的陰影在那裡也無處躲藏。
and if we don’t hide here they’re gonna find us
and if we don’t hide now they’re gonna catch us where we sleep
and if we don’t hide here they’re gonna find us

主唱的聲音超危機。最後那段簡直雞皮疙瘩。
生命那麼脆弱和無助,在他高音那一絲絲還能站在耳朵上的位置,搖晃。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05 Wed 2007 22:31
  • 長大

下午午覺,夢回童年。
長大是什麼?

我只知道,我失去了某些安全的東西,
長大意思是,我極力抵抗。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的人就是可以騎著大賣場車去中橫南橫的啊......」某位騎單車的陽光女孩這樣說,或許其中有什麼令人振奮的因子在腦中發作了吧。隔了幾天後,我才終於騎著我「大賣場車」去嚮往已久的台北河濱自行車道,從自來水廠直抵淡水。

騎腳踏車時無法像走路一樣處處皆可拍,留下許多紀念碑似的相片;只是一股腦的往前騎,撞上風、看著路邊的風景游過,無法用照片捕捉,因為那包含著:路面的顛簸震動、溫度的改變、陰影和陽光的變化,當然還有飛快的騎士呼嘯而過,在我眼前展覽整套專業的腳踏車配件。

不是一個地點而是一種過程。
你去哪呢?
經過了古亭喔忠正喔大稻埕還有哪裡哪裡關渡淡水呢!但是都沒有去。一直在移動著,彷彿哪兒也沒有「去」,只是在經過經過,所有的經過連在一起,變成一個具體的地點。河濱的自行車道。



希望有天全國都有個車道,不只可以上自行車,還有輪椅、嬰兒車、還有種種汽車摩拖車以外的交通工具。(對了,曾有某天我瘋起購物車,想要推著購物車旅行,改變一下消費用工具的功能)。

我這次看到自行車道非常熱鬧,家庭式的出遊、飛快的腳踏車強者、踩協力車的情侶檔都有。畏懼街道亂象的我,其實還滿喜歡這個自行車紅起來的現象,感覺平民多了,可以看到週遭的風景、可以體驗何謂緩慢步調(要快也可以)、然後可以和來車騎手微笑,和旁邊的夥伴大吼聊天。

還有和走路很像的一種精神:只要有腳就可以到。體力這種東西不用錢,只要時間還有心,土土的、笨笨的,你就會到所有可以到的地方(似的)。還可以減少污染量。

不過,剛好在看《走路的歷史》,讓我重新思考這種「心想事成一路順風」的精神。她提到在從前女性不可以在街上遊蕩,否則被逮捕,或女性不是隨心所欲要去哪就去哪的,「性」則是這些禁忌的原因:她的性、害怕被強暴讓她不出戶;她的性、作為展示品游動太過挑逗,容易引發問題。並說女人愛逛街,其實是因為可以 "legitimized their presence by shopping--proving they were not for purchase by purchasing"(p.237)

扯遠了。


淡水星巴克。
去什麼鬼連鎖沒眼淚的跨國企業啊。但是這間店實在對我有很多的私人回憶,因此騎到淡水時又晃進來了。我坐在角落,讓疲倦的雙肩垂下。那天的水面很高快要漲出來的樣子,我喝著沒有咖啡味的拿鐵,等著太陽小些,回程。

回去時騎錯路了,公館到淡水只有一條路,但回來不知道為什麼會騎錯?沿途問的車友人都很詳細的指引,彷彿這些車道在自己的掌紋上。真希望有天我也會那樣的熟悉啊。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Sep 03 Mon 2007 23:18
  • 最後

中國大陸中央電視台拍的電視劇《紅樓夢》,
我在前門屈臣氏旁邊買的,199元,暑假漫長把她看完不成難事。
拿回家和爸爸媽媽一起看。

看最後六集的那個夜晚,我喝一口水,那口水馬上從眼睛裡變成淚流出來,
我喝了快要半壺的水,擦了快要二十來張的面紙,
上去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眼睛已經腫到要張不開了。

那夜幾乎無法入眠,像是自己經歷了什麼大事一樣。
我躺在床上試著深呼吸,裡面的音樂和對話又浮上來,眼淚再掉。

六點醒來。還是覺得整個世界變色。
我沒經歷過大事,不知道什麼是悲哀。但我總是想著遲早會有那麼一天。

沒有看過這個結局。但我想到從國中以來,哪一次看結局不掉淚,
總是在睡覺前收拾好所有的作業,把自己放到結局裡,然後哭哭哭覺得好乾淨了,才睡。

我想,聽故事的人只有承受累積悲哀的份,
我聽一次紅樓夢,兩次......一百次。悲哀積澱一百次。
唯有說故事才能化解悲哀,也剛好紅樓未完,有那麼多結局?
每個人說自己的版本,藉由把故事說出來,才能改變那個不變的注定的悲慘。

聽故事的人是石頭,只能承受水在身上流過的痕跡。
說故事的人是水,滴水也能穿石。
那夜我想曹雪芹必定真的非常痛苦,必須這樣說出來。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