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藉由社會學想像的導引,人們現在希望能夠掌握世界的動向,並且理解他們所遭遇的事情,雖然在社會當中,他們只是傳記歷史交錯的瞬間而已。」p.37

**[ 這張圖應該要做黃色和紅色交會變成橘色、藍色和黃色交會變成綠色的,但技術顯然很爛,很不清楚]

「任何一種社會研究,如果沒能回歸到傳記問題、歷史問題以及兩者在社會之中的交集,就不可能完成它的學術之旅。」p.35

「社會學的想像」,這個從我高中時代就因此而著迷的名詞,把我帶入社會系,然後我在社研法〈下〉的第一堂課終於好好的看了〈之前好像是...借了就又還掉了,真混〉原著的第一章。以這本書來開場真不錯,加上李明璁老師的講課分享,應該要好好做個筆記。

「如果只是把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用術語再講一次,算什麼好研究呢?要把看似沒關聯的東西,去做關連,會是比較有社會學想像的研究。」關於術語,老師提到了術語的過度濫用,使得我們沒有因術語清楚的解釋事情,反而混淆視聽。例如:「啊,沒辦法,資本主義嘛」「真的被剝削了。」這種日常的例子〈大笑,的確有這種毛病〉

要怎麼做關連呢?老師講了一個交叉分類的方式,不曉得算不算是一種方法,比如我們要講「在異地流動的經驗」,在旅行這詞之下可以有travel和torism,在移民這詞之下可以有sojourn和migration,而這兩個詞下的分類都是依涉入當地的時間與程度來排序的,因此我們可以得到一個新分類,叫做「在異地流動的經驗」:
torism-travel-sojourn-migration以時間和涉入程度來「交叉分類」。

從傳記到歷史,從個人煩惱(personal troubles)到議題(public issue)究竟要怎樣的過程?老師說煩惱可能可以聚集成話題(topics),但不是議題:「他們宣稱自己討論的是議題,但其實是話題,用後即可棄的話題。」不禁要拍拍手覺得真是批評的快狠準。不過究竟要怎麼做,對我而言,覺得很模糊〈這就是社會學的想像之魔力了吧!!〉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叫影像社會學 」?
影像社會學的時候老師這樣問:「為什麼,我們說這是個影像的世界?」
先保留問題。說到攝影,其實和社會學是同一時代的產物,有著一樣的信念背景。因此影像和社會學,還真有很大的相關。

「照相機發明於1839年,而孔德在此不久前,才剛完成他的《實證哲學教程》,實證主義、照像機、即社會學因此可說是一同誕生長大的。三者的共通性在於,全都信奉科學家與專家能夠記錄可被觀察,且可被計量的事實。」《另一種影像敘事》,p.103


《另一種影像敘事》,文字好美。

另外一手,我看到我在讀的indexing and abstracting in theory and practice(Lancaster,2003),其中說到「索引」的困難。「索引」是要濃縮一個東西、可以從小見大,但是這個動作,便牽涉到人對於意義的解讀,使得索引本身和人的多樣息息相關。像每個人讀同一本書,會做出不同的摘要,我們說一件事情「關於什麼」,並不表示這事情就是「關於什麼」。那麼,到底我們怎樣彼此知道,紅燈〈可以被視為一種索引〉就是表示停下來、闖過去會出車禍、會被開罰單的......?

難。意義之後,還會有更多的意義。於是Mai(2000)說:
If one focuses solely on the representation aspect and ignores future users, one might risk representing documents in a way that would be of no use for the users.
對一段文字內容做索引、關鍵字、種種的描述,似乎太脆弱,不足以撐起意義的快速繁殖。

結果在《另》這本書中,看到彷彿談論上面情況的簡短眉批:「事實(fact)和資訊(information)本身並不構成意義」它在講「照片」是種資訊式的瞬間,但是「意義」要由人去賦予;照片是斷裂的,人的意義感,來自於為它加上前後故事,擴充它的時間。


                           前後的時間   ←      照片的瞬間  和 →   前後的時間
                           可能的故事   ←      索引的意義  和→    可能的故事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eautiful evidence
http://www.amazon.com/Beautiful-Evidence-Edward-R-Tufte/dp/0961392177
閱讀一本有趣的書,這本《Beautiful Evidence》所看到的:

I do not paint things, I paint onl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ings.
Henry Matisse,Henry Mattisse Dessins:themes et variations(Paris, 1943),37.

*
霍夫曼斯塔爾:「去閱讀那些從未被寫出的」
----John Berger,《另一種影像敘事》p.113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hen referring to me, 
people should stop talking about magical fairy tales, 
the fantastic, and Chagall the Flying Artist.
I am a painter who is consciously unconscious.
《Marc Chagall》Taschen ,1987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