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探訪墨西哥查巴達民族解放軍》部分

西元一五一二年前,尚未被命名為墨西哥的這塊土地原本是印第安人的故鄉,但時至今日印第安原住民大概只占墨西哥人口的百分之七左右。(p23)真正的墨西哥,有著成千上萬的印地安原住民,正陷於貧病循環中,死亡率極高。(p27)所以,為什麼革命?一位查巴達游擊隊員說:「當我們死於飢餓,我們不能再承受更多!」(p28)
 
若說一九九四年的革命對聖克里斯多產生什麼明顯的外貌上的影響,大概是商品化的過程,連查巴達都被收編了。
來自世界各地的政治觀光客及準備前往附近觀賞馬雅古文明的旅遊觀光客,其句在聖克里斯多。聖克里斯多提供眾多查巴達的商品任顧客挑選,尤其印有EZLN副總司令馬訶士肖像的T-shirt、明信片、鑰匙圈,及蒙著面罩、拿著木頭來福槍的小玩偶、紅色頭巾、黑色皮靴等等…但是查巴達成功之處或許也在此,當革命成為易於傳遞的圖騰,當街上到處都有商家靠查巴達吃飯,而真正的革命份子卻仍被關在牢裡、躲藏在山洞裡…查巴達以遮住臉孔,呈現意識,露出臉孔,隱藏真實身分,這樣的策略,不僅僅帶來展演的象徵力道,更在革命之後意外或非意外的發展出與商品共存的行銷策略…(p42)
 
我所理解的世界,正往羚羊與獅子的競速前去!天黑後,短暫的休憩,獅子時常失眠,因為他知道若是隔天沒有早點起床,羚羊可能會搶先跑走,他就要餓肚子了,而羚羊同樣也苦於失眠,明天要如何趁太陽還沒升起、獅子還未動身前快跑。矽谷高科技產業的工作人員,慣用獅子與羚羊的比喻,強調速度的重要。「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的廣告詞也普遍恫嚇。於是,地球成為獅子與羚羊踩在腳底耍特技的玩具,越滾越快,越滾越快,色彩斑斕地滾成灰色—連帶滾出一堆烏龜,被獅子與羚羊狂奔的蹄,狠狠踢去(p99)。

下圖為五分鐘完成的「獅子與羚羊with黑眼圈」,謝謝我家的獅子當模特兒

《深山來的信》部分
「人們總是成為他們想要的。」馬訶士說,而我在心底附合,「是啊,革命其實就在日常生活的選擇裡。」

勿再掠奪,世界已夠我們用,需要的只是重分配......

他們也說,最早擁有智慧的老人說,海螺象徵著進入內心,同時也象徵著離開內心,進入世界。那就是生命!他們說,如果人們像蒐集貝殼一樣,聚集起來,達成共識,然後去實踐,那麼視借將會從一個地方往另一個地方移動。他們還說,將耳朵靠近海螺,海螺將可以幫助人們......

不,已經有太多賄賂,想要收買我們的良心,但是查巴達不為所動,我們堅持使貧窮成為一堂有尊嚴而慷慨的課程。查巴達說:「給人們所有,但不占為己有」--當我們這樣說,我們就是這樣活。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什麼是跨國社會運動?
1.不同國家運動組織間緊密的網路
2.共同目標的集體行動〈跨國運動者之間〉
3可能訴諸一個跨越國家的制度

Tarrow對於社會運動的定義:集體挑戰、團結、共同目標和持續互動,這四個定義也可以用來敘述跨國社會運動:挑戰者和被挑戰的東西是跨國的,持續和不同國家、政府、企業發生互動。根基於國內本身的網絡。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弱者的武器》整理

1967年的賽達卡
1.一年一作
2.實物租,收穫後再付田租
3.田租可以協商
4.窮人富人的關係因宗教教義、經際生產的影響,共同形成一個道德共同體。

1972年雙耕制的引進
1.經濟生產:產量增加、薪水上升
2.財富分配:集中到少數的趨勢更加明顯
3.土地:價格上漲,佃農越來越少,且佃農要變成自耕農〈向上流動〉的機會也變少了。地租變高,但願意租的人都是外來者。
4,租佃關係:由實物租轉變為現金租;事後付改成事前付;租前變長。
5.社群關係:「從被剝削到邊緣化」〈註一〉,社群紐帶〈例如本來的筵席、禮物......〉破壞。

*註一:剝削假設的是兩組人馬有互賴
關係,雖然並不平等。

什麼是抵抗的原則和特色?
非公開的、不會正面衝突、自利。
「自利與反抗融合在一起,正是激發農民和無產階級反抗的關鍵動力,當一個農民把它的一部分穀物藏匿起來逃避賦稅時,他既是要填飽肚子也是要奪走國家的穀物...要求下層階級的反抗具有某些原則性、或是非自利的不僅是烏托邦的和對於物質基本需求的道德意義的貶低,而且是一種對階級鬥爭基礎的錯誤建構。(p296)」

採取這種抵抗方式的原因:
1.吉打州農業改革的一個顯著層面,就是它將窮人轉移出生產過程而不是直接剝削他們這個事實。事實上,雙耕的利潤與其說依賴於剝削窮人,不如說是忽視或取代他們。(p296)
2.賽達卡有複雜的階級結構。人和人之間的連帶關係除了窮富,還有政黨、親屬、宗教等「交錯綿密的關係〈師語〉。
3.voting by foot---用腳投票:逃走比較簡單。他們可以到城市去當雇工,如此他們也自村裡的公共事務中被移除。(p298)
4.高壓的氣氛。
5.日常謀生的需要:馬克思恰當的稱之為「經濟關係的無聲的壓力」。它是務實的,這並不是意味著對那些現實的規範性的贊同,理解這一點無非是要領會,在所有情況下,大多數從屬階級在歷史上的處境究竟是什麼。他們要在很大程度上自身無法控制的條件下抗爭,並且他們緊迫的物質需求使對於那些條件的日常適應成為必要。(p.300)

抵抗的結果:
沒有終止綠色革命,但有減緩其速度。

一些小結:
1.每個運動 / 運動者要付出的成本不同。
2.馬克思認為,當人們意識到自己被剝削時,他們就會集結起來去行動。但在這本書當中,我們知道「意識」和「行動」並不相等,農民有激進的想法,不一定有什麼激進的行為。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 information needs of lesbian, WHITT A. J
Library & information science research
1993, vol. 15.

讀書心得
於2007/12

「圖書館是個開放的空間,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它實踐民主的思想,讓每個人都可以有取得知識的權利」……這句子最後可以放一個問號:圖書館在考慮讀者是誰的時候,是否做了某些假設;而因為這樣的假設,無意的排除了某些人呢?「所有人」是誰,他們只有一種樣貌嗎?對少數族群做研究,是避免化約人群的好方法。這篇對於女同志的研究,也應該具有增加理論多元性的意義,提示我們讀者之中,還潛在不同需求的讀者;女同志是一種,而也還有更多少數族群,都可能面臨相同狀況,需要更細緻、進一步的研究。

在女同志生活中,兩大重要的處境皆在本篇報告中出現。一是身分認同,二是出櫃壓力,資訊需求恰巧也與這兩者密切相關。我們知道資訊需求難以定義,不巧,女同志其實也難以定義。怎麼知道自己是同志?是先看到同志的資訊,才知道自己是同志;還是覺得自己是同志,所以才去找資訊呢?於是便有一種困境,即在身分認同的歷程時,到底是什麼契機,啟動了人的同志sense?本文沒有談,我也認為,若是去關注人際網絡這個層面,可能比較能得到解釋,即從人際互動之中「了解自己」的,這也是為何文章要提到「社群」概念的原因吧!

談身分認同比較困難,且我認為性向是流動的,沒有辦法做僵硬的判斷。這也是想對此文做的一些補充:沒有一群人真的叫做「同志」,因為同志有可能會變成「非同志」,反之亦然;「性向」是較為特殊的特質,和天生的血型不同,它可能不斷在變動;所以考量服務「對象」時,我們要注意到這種流動的特質,例如同志資訊不該只提供給你認為的「同志」,也要提供給所有人,因為在接觸到同志資訊之前,「同志」也有可能不覺得自己是同志、或是這個歷程尚未發生。何況,同志是相對於「異性戀」而來,提供給「非同志」族群同志資訊,不就是促進彼此了解最好的機會嗎?

沒有犯罪、沒有陰謀,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資訊需求呢?此文提供了一個原因:害怕出櫃,或說社會壓力。文中提到「說出自己的資訊需求,就幾乎等於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分」。社會壓力有可能讓她們在資訊使用上更封閉,更無法產生力量去突破這種壓力,然後這個惡性循環就開始了。在這裡,使用資訊的困難並不在於難以取得或是利用,而是在於社會壓力,關乎別人的想法、回應。我想這是比較特別的,這反映了我們以「個人」為單位,去思考資訊需求時的缺漏,彷彿資訊需求者獨立於社會而存在,而不需考慮社會對於這個資訊的塑造或消滅;而以個人為單位,所教育的技術或資訊使用能力,也無助於解決這類資訊取用的弱勢狀況。

本篇是個好例子,解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怎樣超越個人層次,影響圖書館使用者的行為。不管是社群和圖書館相互搭配,交互提供女同志認同資源;或是社會壓力,使女同志在資訊使用上面臨困境,皆告訴我們,來到圖書館的人,並非隻身面對資訊世界,而是處在人與人連結成的網絡裡。圖書館的服務,不僅該針對「每個人」,更要去回應由每個人組成、組成結果大過於個體加總的社會,考察其紋理與特性,是如何鑲嵌在所有資訊活動中。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14 Sat 2008 22:27
  • 情弓

於2006/10
天機,天譴,天意?算命的時候,女孩和老人說話悄悄的不知道說什麼。

愛的語言大過沉默。愛的寬廣超過大海。
愛,就是可以超過妳的想像之外的之外。

這部片各種符號簡單卻充滿意涵。產生音樂的弓,也是武器的弓。音樂是這部片很重要的地方,不只是好聽,還和劇情很合。
只有耳機沒有連到player的耳機 / 老人在船上拉完曲子就縱身躍下...

那是音樂的,而音樂是那麼抽象的,
有一些我們要說的事情我們感受到的事情,是那麼樣的抽象,我們只能勉強用音樂表達。

***
有些我們則不懂表達,拙劣的生活與愛著。
譬如老人和女孩之間的不言語,之間的種種肢體摩擦看似幼稚。

***
黑暗的路上我害怕起來。害怕一種東西叫做過度繃緊。剎那間思考接通,情弓的那句話馬上出現。

緊繃的弓弦拉出力與美的旋律,我願如此直至終老。

因為不能終老所以
我願。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於2006/08
**眼淚:我認真的問,為什麼不能控制?

看著窗外流逝的景物,我手指動著彈著想像中的鋼琴。這個動作總是令我愉悅,因為會完美的對拍,彷彿聽到的音樂就是我彈出來的。

能不能不要哭呢?我是說很具體的問題。就是止住眼淚而已。對,無關於情緒,無關於思鄉或憂鬱。我說的是像止汗,或止頭痛止經痛一樣。很具體的止住淚水。有這樣的藥物或是方法存在嗎?

一個景物或一件事讓我眼眶泛紅。其實我沒有需要安慰,也沒有受到環境的影響。可是那是自我的需求,我的身體在那個時候就是要哭。我該怎麼解釋呢?當一群人歡愉氣氛的時候我紅了眼,我只好轉過身去。對對,對不起,not being rude.我的眼淚流出來了我在不該哭的時候哭了,可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而且要怎麼分辨呢?有時後哭的確需要別人的注意或關心,可是這個時候我只想要靜靜的哭而已。不想要影響到別人啊。

「妳笑什麼?」如果莫名奇妙笑,別人會笑著、疑惑著問妳這個問題。若是莫名奇妙哭,別人會驚恐的、微微感到恐怖的問:「怎麼了?」兩種不大一樣。一可以傳遞快樂,一可以讓別人遠離自己。面部表情而已,我想說。其實有時候都是一樣的莫名奇妙。

**california dreamin'

不過我想我知道是為什麼的,分析的理由在心裡很清楚,沒有必要說明。夏日的陽光灑在樹上,聽著california dreamin'.那首歌的曲調一直在我耳邊盤旋,可是在看著窗邊時我第一次聽懂他在唱什麼。

葉子都是棕的。天空是灰的。
我在做一個加州的夢,在這樣的冷天。

在這樣的冷天.........

進入了那首歌的世界,真可惜沒有一首歌是在寫高雄夢的。沒關係,早已習慣借用別人的情緒。自己不創作,卻善於竊取。嘴裡唱的是加州,我卻知道我想的是高雄。

不,是家。

高雄,也是被借用。

我在做一個高雄的夢........
人能不能靠夢維生呢?

我在做一個加州的夢。我感到安全而且溫暖,好像在LA一樣。在這樣的冷天。
我會感到安全且溫暖,因為我在做一個加州的夢。

為什麼不行呢?我能靠想像來繼續過日子嗎?因為有一個想像,因為有個夢而感到溫暖?只要用想的就可以?
儘管我不在家裡,或儘管她不在身邊?我感到這個詞中描述的人真厲害,雖然不曉得是真的還是騙自己。

**walklin'

烈日當空,中午12點多。從前我怕曬所下的功夫全部泡湯,此刻我只是沒有停止的往前走。「天啊!妳從那裡走回來?」那是一個平常不會走的距離,我真想下個標題,叫做返家十萬里〈感覺自己像隻狗似的〉。 一邊聽著california dreamin',外套都濕了,我的確像狗一樣,

在路邊和摩拖車擦過,可是心裡只有想著簡單的幾件事。

 天氣並不如何,如果意念很強。是吧?i'd be safe and warm, if i was in LA.

時間彷彿具體的一粒一粒米,我吞到胃裡感覺一粒一粒米那樣清楚。我已經盡全力在消化了...

有恐怖的感覺還有夢一直壓住我,逃不掉的,什麼伊底帕斯王式的。天啊,我知道什麼要發生,可是我不想看它發生。「如果妳抗拒命運,妳一定要付出代價」那個聲音說。

我真想用、跑、的!

All the leaves are brown
And the sky is grey
I've been for a walk
On a winters day

I'd be safe and warm
If I was in LA
California dreaming
On such a winters day...

Stepped into a church
I passed along the way
Well I got down on my knees
And I pretend to pray

You know the preacher likes it cold
He knows I'm gonna stay
California dreaming
On such a winters day...

(Instrumental)

All the leaves are brown
And the sky is grey
I've been for a walk
On a winters day

If I didn't tell her
I could leave today
California dreaming
On such a winters day
California dreaming
On such a winters day...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ntextual analysis 文本分析是社會研究中常常會使用,卻沒有教的。
文本是什麼?
「一組再現的符碼所組成的表意結構」

那些東西你覺得是文本?
報紙、書、廣告…不一定是字,MV,電影、音樂…

文本的三個層次:
Written work〈文字作品〉最傳統的定義。
Cultural work〈文化作品〉廣告、電視劇、電影、攝影、網頁…
Cultural practice〈文化實做〉有但書的,一旦他表達了某種意義,就可以是個文本。可能是建築、可能是衣著…而到此文本的意義已經被放大了,要解讀這樣層次的文本更需要脈絡的分析。

文本的三個特質:
一、文本是詮釋的、要被讀
二、文本是interrelated〈下圖〉
三、文本是社會化的socialize,受到不同的社會類屬所影響。例如我們說教育是最重要的社會化過程,而這個過程中就充滿了各種社會化所需要的文本。


              Pre-text:例如電影改編自的漫畫

Text2        text               text1:類似題材的東西;和text有某種關聯,比如說主角一樣或是編導一樣

              Post-text:例如討論評論這個文本的文本

每個文本都在一個網裡,而喜歡一個文本的人,常常會上下左右搜尋這個文本相關的東西。〈就像這個網〉

透過解讀文本,嘗試還原作者的意圖。〈例如「這篇文章中我們看到…」〉
另外一種文本的分析〈文化研究學派〉在1970年代發展起來。是理解文本的過程encoding和decoding從製碼到解碼的過程,看那個code正確或不正確、協商的、反抗的被接受。這個階段大量援引的是社會學的方法或概念。當時最重要的例子就是龐克族的興起,因為用老舊的左派概念無法分析她們,文化研究開始對只重視政治經濟的傳統開砲、也對只注意是否能讀出文本意思的開砲。對社會學和文本分析都具有意義。


〈文化迴路〉Circuit of cultural
Regulation規約:在什麼樣的條件下這個文本受到歡迎或受到抵制。譬如說某種言論被禁止。

到了1980年代,有另一個關注文本的焦點產生,由BFI英國電影學院出版的screen雜誌,注重的是文本自身。不用去管生產他的人是誰,也不管由生產到接收的過程,而是注意文本本身,全面性的理解文本。這個階段援引的是符號學。

如何脈絡化?
Contextual: con〈一起〉和text〈textile有關〉,把文本全部交織在一起,就可以是read text contextually
去看人怎麼encode 或decode,參與觀察或訪談都是一個好方法。

符號學(semiology)的基本概念及其研究架構:
符號自身
符號和符號所構成的架構

三個符號學大師:
Peirce
Saussure
Barthes巴特將符號學進一步分析到社會裡面

 Sign=signifier + signified
ex玫瑰=花+浪漫愛

巴特開始將這個運用到社會裡面,進一步研究到signified,Signified又分成隱含意和明示意,隱含意又分成metaphor和metonymy。大部分好的小說或廣告都徘徊在明示和隱含之間,讓讀者有能力解讀。

Paradigm 系譜軸
Syntagm 比鄰軸

以menu為例,凱薩莎拉和千島莎拉你要哪個?〈這個或者那個〉這是系譜軸。而比鄰軸指的是那你主菜要什麼?飲料要什麼?…〈這個和這個還有那個〉

總之前者是共時性的軸線;後者是歷時性的軸線。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