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陣線營隊,2008在九份,燠熱。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聽關於一個公平正義社會的描述〈就是所謂的「社會民主」〉,聽完從房屋、稅制看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現象,然後我期待著像所有我參加過的營隊一樣,在休息時間瘋狂的討論和認識朋友大聚會時......

女生房間開始出現看偶像劇的狂風,我在旁邊看著關於企業總裁、成功人生、美麗愛情的行銷,螢幕不停跳出畫面,告訴你什麼叫做美好、什麼是值得追求的。我好奇,今天不是才講了社會的「另一種可能」嗎?關於成功,關於社會〈而非個人〉的利益,甚至露骨的講了不繳稅、官商勾結的有錢人多麼無恥,企業多麼邪惡〈偶像劇的主角喔!〉,但是偶像劇輕易佔據大家的時間,讓你魂牽夢縈、心生嚮往。

我在想,我們該怎樣描述「那個社會」、我們該怎樣行銷,才能讓我們對於那個社會的想像,像偶像劇魔力一樣,縈繞在人的心中?並且覺得那就是我們的理想?

「要看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看其中最弱勢者的處境即可得知」
課堂上講了這麼一句,我也想說,可不可以不要再像偶像劇一樣對我們傾銷,我們可不可以發展出我們的藍圖,一種集體的夢想?可不可以不要再歌誦那些成功的企業主,說他們如何白手起家、如何營運公司如何成功?那不是我們的文明啊!

實用手冊:
當有人在說誰誰誰成功了,請你回覆他:「我不覺得那叫成功你看他創造了多少污染。」etc.

營隊給我的最大鼓勵是:天啊,真的有一群人在從這麼政治、經濟這種大層面的東西,想要對社會作全面性的改造,而且有一個這樣的夢想。

我也曾經這樣想過,但對我而言自己的夢很難成夢,要有人見證才能鞏固。夢想、夥伴、制度、時間,然後我們可能逐漸可以達成什麼。營隊鼓勵我,要繼續保持夢想,因為從前我們認為不可能的事情,也透過前輩的努力達成了。

---------------------------
然後下面真的是閒話:
為什麼會看偶像劇呢?我們實在看不下那種可怕的男女關係。所以究竟是「偶像劇〈風格〉」的問題,還是因為演的是異性戀故事呢?

「如果你是白人,中產階級,男性,又是異性戀者......那你可能一輩子不知道什麼是被壓迫了」這個老掉牙的笑〈?〉話中我突然覺得很有意思,讓我非常珍惜同志的認同,它的確是個非常好的起點,可以讓你從個人連結到社會,開始成為積極的公民,開始關懷弱勢,思考「另一種可能」。

「我們都需要一些邊緣的經驗」,范老師說的。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