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炎炎夏日,剛好看到三本都有冰雪的書。

《冰雪紀行》因為擺在《一次》旁邊,又因為荷索好像很有名,就拿起來看了。整本書都在記錄他長途跋涉的過程,為的是希望生病的羅特艾斯納會好起來。一頁頁簡單的文字帶出簡潔的場景,我感興趣的部分是,讓他走那麼遠的力量:羅特艾斯納這位「法國電影資料館檔案管理長」竟然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翻開《在漫長的旅途中》才知道星野道夫這位攝影師,是在拍攝熊時死去的,真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書中可見許多極地的風光和生態〈有狼,超開心的〉,也記錄了原住民的文化及生態觀。當時我在炎熱的火車上站立著閱讀,裡面有句話大意是「在搭地鐵時,只要想到此刻在遠處,有抹香鯨一躍而起,就覺得很神奇」,勾起城市中通勤人的許多鄉愁。

《為什麼要一直旅行》則是三本中我最喜歡的,作者也是日本人,記述她和一隻狼犬在加拿大旅行的歷程〈一開始翻書當然也是因為狼犬囉!〉。最喜歡它的原因是,我在文間感受到作者對於自然力量的一種篤定,相信沒有甚麼事情是偶然。她也相信自然是在和我們溝通的,而我們也都受到這樣力量的牽引。

是否,人的心靈一旦確定了吸引力與生命力的來源,我們便會以超乎當前現實的方式,行走、旅行與追尋。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比較少見看到由紐西蘭來的書。翻了一下,讓人聯想到《青蛙和蟾蜍》,都是環繞在兩個朋友之間的故事。

〈蛇和蜥蜴的關係究竟為何?這篇<長腳的蛇─蜥蜴>說的很清楚。〉

裡面最有趣也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蛇和蜥蜴賣東西的篇章:

他們各自賣玉米餅和果汁,用僅有的一個錢幣互買對方的東西,就這樣到太陽都下山了......

「奇怪,做生意不是會賺錢嗎?」為什麼賣來賣去,還是只有一個硬幣呢?「沒關係,反正很有趣就是了」。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相片不只是一個瞬間,而是一個故事。好像快速翻頁造成的動畫,那其中的一頁。

攝影有向前和向後:「向前看的是被拍照的對象,向後看的是攝影的動機,為什麼要拍這個物件。」除了故事本身,還有攝影的人,以及...觀者,讓故事繼續流動的人。

故事會travel,在觀者的眼中。我喜歡這段,像在耳邊喃喃細語:「就如同我們攝影的時候 渴望從世界消失 和對象融為一體,物件和世界現在從照片裡跳出來 進入每個觀看的人,在那裡繼續流動。在"那裡"才開始產生了故事,那裡,在每個觀者的 眼睛裡。」

在搖晃的火車上第二次看完這本,身體裡面好像有一種小小的溫暖。

在本書的譯後記中,有一句話也印象深刻:「我的職業就是看,然後展現發生過的一些事情。」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