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推薦給青少年不錯的書,輕薄短小又勵志。故事主軸大概是:高中的主角出門遠行,路程中與許多人交心對談,而這些人都各自有自己的「情結」,但都不吝將自己人生中學到的事情告訴這位孩子。

「到了寄宿的家裡,從餐後收拾、棉被折疊收放,到洗浴室、洗廁所,要比別人早起,幫忙丟垃圾、打掃房間、走廊、樓梯和大門。總之所有想得到、想不到的事都要一一去做。就算主人好心要你坐下,叫你不用幫忙,你也必須隨時見機行事,就算搶也要搶下來做,知道嗎?」(p72)

這是我最喜歡的部分,高中生得以借住在好心的陌生人家,但超越「好心」的是這位阿姨教他「如何報答善意」、人與人的互動:「小子,不能因為我招待你來我家,你就大喇喇地坐下來喝茶聊天,要知道,你不是客人,而是吃閒飯的。(p71)」而這些珍貴的道理,讓高中生走到哪都受人歡迎,自己也感受到「讓你舒服自在的地方,並不是因為周遭人為你做甚麼,而是因為你能為周遭人做甚麼。(p84)」。

「下一個世代」的人,已經出現在我的周遭了。我常常在想,要怎樣告訴孩子道理more than being nice。這本書要一直要說的是,人是最珍貴的資產:「人生的成敗決定在你結識了甚麼樣的人......人生的大轉變、與終生伴侶的相識,一開始都是這種偶然的邂逅所帶來的。只是,每一次的邂逅看起來也許都像是偶然發生,但從現在這個時機點回首過去,仔細地看看每次邂逅,你會發現它都是成就今天的自我不可或缺的必然要素。(p247)」我想到s說,每個人身上都有訊息。你遇到這個人,他身上一定有訊息是要告訴你的,我們要做的是認真感受真實的訊息。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說,這部片告訴我們,「孤單真的很可怕。但,這並不代表,你不會在孤單的時候,變得更好。」

我看到了城市常有的孤單。喜歡這部片的色調,以及它看都市建物的方式:無關的人群、密集的網路、心靈寄託的物品。讓我不禁思考,能不能拍出一部在鄉下,大家交流密切,但主角卻感受到「孤單」的片呢?抑或城市的步調和天空,真的會放大孤單的感受?

〈這件事情或許很重要。可以用來判斷感到孤單時,最好往哪裡去、哪裡住。〉

在自己房間砸杯子哭泣、在游泳池和陌生人交流後的失落、有人約飯局但終究逃不出的恐懼。當女主角在夜晚,抱著模特兒時,這個畫面整個孤單到了最高點。人心是多麼渴望交流跟互動,但是交談不代表交流,做愛也不一定是互動。人海茫茫,女主角好像有說一句話:「如果你不知道你在找甚麼,你要從何找起?」

最後冒出了一首歌是ain't no mountain high enough。有句歌詞remember the day/ I set you free片中的歌詞翻譯是「記得那天我救了你」。女主角在窗邊,看到穿著威力服裝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主角〈這好好笑〉馬上衝了下去、搭了電梯〈她原來有幽閉恐懼症,不敢搭電梯,就算20樓也用爬的〉。在這裡好衝擊,看到自己在找的東西或人,心的限制都突破了。被、救、了。我好好奇,一個人真的可以救一個人,把一個人從自己心的限制中救出來嗎?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對我來說,主題是:「人與自然」〈很像課名〉。

常常看著樹、或對植物說話的時候,心中好奇,牠們是怎樣感受我的呢?牠們怎樣感受陽光?怎樣知道小鳥來了又走?行道樹感受得到其他的同伴也在城市裡嗎?......《植物看得見你》講述植物的感受,很合我的胃口。這讓人聯想到我覺得很好看、也是講植物的感覺的《植物的秘密生命》。但作者有提到,他和《植物的秘密生命》取徑不同,他認為《植物的秘密生命》太主觀不夠科學。這本書中則以眾多實驗,描述植物的「看、聽、觸覺、嗅覺、方向感、記憶」,「主張植物確實有知覺」。

有趣的實驗,有達爾文的向光性的實驗(p31)。套住幼苗的不同部位,以測試「眼睛」在哪〈結論是幼苗頂端。大概就像人的眼睛長在頭上!〉。還有,植物有光敏素,可以「看到」不同的顏色:

「植物體內好像有個可被光啟動的開花開關:紅光會將開關打開,而遠紅光會將開關關上......就生態學的觀點而言,這樣的機制很有道理,因為自然界的植物在一日將盡的看到的最後一道光就是遠紅光,而遠紅光對於植物而言就成了應該「關燈休息」的信號,等隔天早上看到紅光就是起床時間了。(p40)

這段的描述我好喜歡,好像看到太陽就在一朵特寫的花前,落下、升起的樣子。還有讓我笑出來的一頁,有一張「達爾文追蹤甘藍菜的尖端10小時45分鐘後描記而成的運動路徑(p168)」。作者提到各種紀錄植物生長軌跡〈如縮時攝影〉的方式,就順帶提到達爾文在失眠時,在植物上方掛著玻璃盤,畫下植物生長的端點,幾小時之後就會得到植物的運動路徑了。

阿拉伯芥,是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首次投入精力做基因體定序的植物。

「阿拉伯芥具有與人類疾病和功能障礙有關的相同基因,並且數量還不少......除了遺傳性乳癌基因和囊包性纖維腫基因,還有其他數百萬與人類疾病或損傷有關的基因......早在一億五千萬年前,植物和動物在演化上的共同始祖單細胞生物演化時,這些重要的基因就在單細胞始祖體內開始演化了。當然,阿拉伯芥所具有的這些植物版人類「致病基因」如果產生突變,同樣影響植物體內的正常運作。例如,阿拉伯芥裡的所謂乳癌基因如果突變,植物的幹細胞分裂速度就會超過正常細胞,整株植物也變得對輻射極度敏感,而以上兩種特徵也是癌症病人身上特有的現象。(p138)」

這一段落讓我覺得,人類和生物好像一箱積木的組成,抽到abc塊的堆出了個人,抽到chji的變成植物......我們都是同一個籃子裡的機會,排列組合的存在。

所以,書後的結論是植物有感知〈牠們敏銳的回應外在世界,或許其中某些"智能"更超出人類〉,但依我們目前所知,植物沒有感受「不愉快的感覺或心理經驗」的能力。〈因為沒有大腦〉。好了,問題要出現了,請好好的思考:人是否因此可以任意對待植物呢?

*

會想看《灰熊人》,其實原本是驚異於:竟然有那樣近距離、長時間野外拍熊的故事!而且主角最後還被熊吃了。隨著劇情推進,才慢慢發現,主角是個「狂人」,我覺得他好像在玩一盤桌上遊戲,角色有熊和自己。遊戲中他自己的形象,是個「保護熊的人」、甚至是頭熊,但是在背後玩這盤遊戲的人,是另一面的自己。最奇特的是,「真實」的熊,並沒有參與這場遊戲,主角只是借了熊的icon在玩而已。

一個人也可以這樣理解生物和環境,非常突破想像。

*

我夢到兩個夢,讓我印象深刻。美麗無比、超出我看過美麗景色的美景:清澈的溪水、美麗的山谷、草皮。我看到豹、我看到雪鴞,夢中的我拿著照相機,心中溢出狂喜,不住的讚美,那是最純粹的感動和快樂,單純濃烈,對美的讚嘆。

醒來之後,我心懷感激,竟然夢中會出現現實生活未看過的美景、現場未看過的動物,我只要一想到這兩個夢,都覺得是奇蹟。

*

回到剛才的問題:可以任意對待植物〈或動物〉嗎?

「如果不是遠古時期隨機發生了某種事件,我們也有可能成為攀爬植物。植物其實就是我們自身演化過程的另一個可能的結果,只是在大約二十億年分歧而出並演變至今......雖然同樣具有感知外在世界的能力,但是人類在演化路途中獲得了植物沒有而且超越智能的特別能力:關懷之心。(p217)」

動物或植物是我們的另一種拼圖,基因的另一種拼法,讓我們的精神得以涉入的存在。不論生物多樣性或者其他已經無需贅述的理由,牠們只光是:讓我們有夢、有文化、有可以學習、可以寄託、可以安慰的力量這點,就值得我們的愛與尊重。我認為,我們人類可以做的,是讓生物盡量展現其本貌〈比如動物的行為,不因為被人類的籠子囚禁而產生變化〉,生物越回歸其本貌,我們人類心靈的資產就越多越豐盛。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