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不愛故事。在一間教室裡,甚麼時候所有人都會抬起頭看講者?那就是講者說:「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時。〈又或者這句話不是這樣說、但是這個意思時〉。能憑著一己之記憶力、想像力、表情動作和感想,揉合出唯一故事的說書人,實在是萬中選一的表演家。

《電影女孩》中,就塑造了這樣一個「說電影女孩」的形象。

書循著電影和人生兩條軸線進行,一是女孩「說電影事業」 的發展,二是女孩在智利礦區的家庭史。主角這樣回憶她已離家的媽媽:「她的臉孔在我的腦海中逐漸模糊,彷彿許久未拍片的女明星,逐漸被我淡忘......到底我是遇過這樣的事呢?還是那是從電影銀幕上看來的?或者是夢過的。(p78)」當她說她自己的故事時,好像在說著電影。「人生和夢是相同的元素組成的。我則敢說,人生和電影是完全相同的元素組成。(p79)」

當故事中的電視出現時,不禁聯想到《百年孤寂》中相機出現的時候。很少看南美的作品,不過覺得很喜歡裡面的氣氛。好像是「人和人之間還是非常重要的」那種氣氛吧!「如果電視普及開來,必然會撲殺電影院的存在。但我也對自己的工作報著一絲絲希望,因為看了電視的模樣,我斬釘截鐵地告訴我自己,沒有人會喜歡看那些像幽魂似的影像─而且還是在那個冷冷的箱子裡,反而寧願看我說電影。(p116)」儘管到故事末了,「說電影」還是成為一種沒落的行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沙拉 的頭像
山沙拉

拉唧筒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8wil
  • ♂鋰﹍電﹉池只要1元起

    01.hk/alo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