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大家好成一片的感覺,但也總會有些閉鎖的時刻,一句話也不想講,把自己放在一個安靜的繭裡頭。我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閱讀有「與外界隔絕」氣氛的乙一小說《箱庭圖書館》。就像從頭到尾擔任串場角色的潮音,「她營造出只要閱讀便能遺世獨立,甚至成為校園傳說的特殊小宇宙(p278)」那樣的專心自得。

我最喜歡最後一篇「白色足跡」,很有畫面,講的是平行世界。「或許就像用吸管在肥皂水裡吹氣,會冒出無數個泡沫,世界一直在增殖」(p208),兩個世界突然產生連繫,我們沒選擇的人生、我們覺得選錯了的人生......或許都真實存在於平行世界裡。每個人/每本書/每個故事,不都像是一個網絡嗎?在《箱庭圖書館》裡串場、聯繫起網絡的中心是圖書館,在《情書》中也有點類似。

《情書》書本上下留白的邊、清清淡淡的封面設計,讓人覺得和印象中岩井俊二電影的風格很搭。這也是個巧合和尋找的故事:渡邊博子遇上了「藤井樹」同名的巧合、鍥而不捨的讓過往事件重現。還有追著圖書卡的遊戲實在太經典:「有一天,一個叫做久保田的男生在圖書室偶然發現了一張卡片。一張只簽有藤井樹這個名字的借書卡。這證明這本書只有藤井樹一個人借過。後來,這樣的書又發現好幾本,卡片上都只有藤井樹一個名字。久保田每天都廢寢忘食地尋找這種書。不久,其他圖書管理員也知道了這件事,不知何時開始,大家便爭相尋找這種書(p254)」

*

有天,突然很想看書架上的《八百萬種死法》,打開時發現這本書放了很久看過兩次,但好像也忘記內容是甚麼了。這本書在叫我的原因,或許是我自以為心中暫時封閉的狀態,和馬修一個人自言自語的狀態有點像吧?每天悲傷的事情、死亡的事情〈真的有八百萬種死法〉轟炸馬修,讓活著像是一種巧合。不過這次看,我好喜歡馬修的天真,還為了社會新聞或自己做過的事情有內咎,對於天真、善良有標準。就算生活過的常常是「喝酒不能讓她起死回生,但不喝酒也是一樣。他媽的我為什麼得活得這麼辛苦?為什麼?(p84)」那樣的在死亡邊緣徘徊、不知所措。〈我覺得這個句子中的喝酒可以換成好多動詞,比如說上網、游蕩等等種種現代生活中無意義的強迫症頭。〉

我注意到馬修除了酒吧,也會去圖書館(ex. p9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沙拉 的頭像
山沙拉

拉唧筒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