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是:反覆放著Erik Satie的歌。然後剛好拿到了一片《巴黎愛情故事》〈Paris〉,就在片子從中途播放時,傳來<吉諾佩蒂>,嚇了一跳,這麼巧!片中另外一首好聽的歌,是茱麗葉畢諾許在跳舞的sway,歌詞寫的真美很有畫面。

"Like a lazy ocean hugs the shore
Hold me close, sway me more

Like a flower bending in the breeze
Bend with me, sway with ease"

正在細細讀著賴香吟的《其後》,雖沒有特別的關係,不過講著巴黎、也講著偶然性,所以就看到這樣一行字:「五月問過偶然性與必然性的問題,那時我自然無法二者則一回答她。累積到現在,我的想法是,人生的確是一大堆偶然性構成的,不過,許多偶然性,點滴聯繫,卻可能在一段時間之後對我們揭曉了某些必然性。(p52)」

《其後》的感情描寫細膩又複雜。紅色的活動中心、古蹟的法學院......讓我想起在那個時候,我實在看不懂《手記》為何要如此悲傷。或許是年紀到了,我看這本卻看的好投入。「(太宰治)有這樣的句子:「這回的寫作不是當作遺書來寫,是為了要活下去而寫的。(p58)」」,就如同封底的文字說,「這並不是一本關於五月的書,而是關於我自己,其後與倖存之書。」情感的強烈,和活下去的意志一樣的鮮明,讓人印象深刻。

〈想到《巴黎愛情故事》中皮耶看著車窗外的人,感嘆說,你們這些人哪,都不知道自己平凡的每一天有多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沙拉 的頭像
山沙拉

拉唧筒

山沙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